艾米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离婚后,前夫总说这崽是他的沈秦夜沈秘书许久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洛无忧的一本书《离婚后,前夫总说这崽是他的》,主角是沈秦夜沈秘书许久。主要讲述了:面对他这样的眼神,沈云雾有点不知所措。而且,中午她出去的时候,他不是和江楚楚一起来公司的么?怎么江楚楚不在办公室里?正思索着,江宁川问了一句她什么,沈云雾回过神来,赶紧应对。等到汇报工作结束,江宁川便…

离婚后,前夫总说这崽是他的沈秦夜沈秘书许久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离婚后,前夫总说这崽是他的》精彩章节试读

第18章

面对他这样的眼神,沈云雾有点不知所措。

而且,中午她出去的时候,他不是和江楚楚一起来公司的么?怎么江楚楚不在办公室里?

正思索着,江宁川问了一句她什么,沈云雾回过神来,赶紧应对。

等到汇报工作结束,江宁川便准备离开了。

秦夜冷漠地点点头。

江宁川一走开,秦夜的视线便毫无保留地落在了沈云雾的身上,之前她站在江宁川身后,还让她有所遮挡。

这会儿是真的一点都避无可避了。

这个时候,快走到办公室门边的江宁川突然回过头,看向沈云雾:“云雾,明天中午我继续来接你?”

听言,沈云雾一怔。

秦夜也是意识到什么,挑了下眉。

“秦总,不介意我跟沈秘书说两句话吧?”

沈云雾拧起秀眉。

他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秦夜已经扯了下唇,声音冰冷地开口道:“最好不要,毕竟现在是上班时间。”

“哦?”这个回答让江宁川似乎有些诧异,但他也没有反驳:“既然如此,那我下班以后再来找她好了。”

说完,江宁川直接离开。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连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江宁川一走,秦夜的眼神愈发锋利,落在她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不悦。

“你中午就是和他出去了?”

沈云雾点头,这没什么好否认的,毕竟她和江宁川之间清清白白。

听言,秦夜拧起眉:“你和他出去干什么?”

“吃饭,顺便聊了下昨天的工作。”

本来听到吃饭的时候,秦夜的眉蹙得更紧,但是后面那句谈工作,让他紧蹙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些。

也对,他们俩现在毕竟都在秦氏上班,聊会工作也正常。

不过秦夜心头还是依旧有不喜之意,抿了抿唇,“沈云雾,吃饭的时候还聊工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

沈云雾下意识地道:“你以为你没欺负我么?”

话音刚落,两人都同时愣住。

沈云雾脑海里再一次产生想把自己舌头咬断的冲动。

她有点懊恼。

大概是因为和秦夜从小一起长大,所以跟他呆在一起的时候,沈云雾说话其实肆无忌惮,从来不隐藏自己。

大概是因为秦夜见过她小时候,最丑,最狼狈,最幼稚的样子。

思索间,秦夜骤然起身,长腿逼近她。

他身形颀长清瘦,可却极具压迫力,大概是因为他身上长久的上位者气场。

沈云雾下意识往后退。

秦夜索性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推至冰冷的墙面,抬手挡住她的去路,环绕式地困住她。

“你干什么?”沈云雾懵了,呼吸有些不平。

她想要逃,后颈却被秦夜的大掌握住,紧接着他火热的气息就靠了过来,喷吐在她的脸上。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缓缓的,极有磁性。

他的手在沈云雾的后颈轻捏,一下又一下的,指腹仿佛带了火。

沈云雾美眸中闪过迷茫。

他这是在干什么?

本来以为他昨天收到那条短信之后,不回复,又夜不归宿,两人的关系应该是会冷冻到极点。

至少,是尴尬的,不会这么堂而皇之,不是么?

他现在的样子,就好像他根本没有收到那条短信一样。

还是说,他是想装作无事发生?

“为什么不说话?”秦夜捏住她的下巴,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分神,他微微眯起眼眸,“怎么了?”

沈云雾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俊脸,粉色的唇瓣张了张,欲言又止。

她是真的很想说点什么,问点什么。

可是话到了唇边,她才发现,是那么无力……

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万一他当场沉下脸,质问她:“我只不过想给你留点尊严所以装作不知道,沈云雾,你为什么这么不识相?”

如果他要是这么说,那怎么办?

现在这样大家都体面,她自己悄悄处理了,也挺好的。

“没什么。”沈云雾摇摇头。

秦夜的眼眸微沉。

又是这样,最近总觉得她情绪奇怪,可是她好像突然之间,跟自己生疏了很多,什么都不愿意说了。

思及此,先前涌上来的旖旎感在此刻也消失得一干二净,秦夜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退开身体。

沈云雾忍着喉咙的涩意,说:“那我先去忙了。”

转身的时候,她听见秦夜说:“等等。”

“怎么了?”

“你今年年假还没休吧?”

听言,沈云雾一顿,点头:“对。”

“那你从明天开始休。”

“明天?”

“嗯,你最近身体不舒服,先把年假用了,休息一段时间,也当养养情绪。”

说这些话,秦夜是看她最近情绪不好,再加上她发了高烧,所以他决定让她提前休假。

可是听到沈云雾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她每年基本不会在这个时候休年假,他也知道,可是他现在却让她提前休,是在警告她,让她利用年假休息的时候,顺便把孩子处理了么?

自小青梅竹马,沈云雾太了解他了。

他不会说废话,也不会做无用之事。

尽管知道这个可能,可是沈云雾整个人还是如坠冰窟,手脚无力,仿佛被人定住。

许久,她才从喉咙里找到自己的声音,艰难回应:“好,我知道了,明天就去休。”

得知这件事后,周双双极为愤怒,差点把店老板的餐具给砸了。

“他秦夜究竟还算不算个人啊?靠,他就不念往日一点情份了吗?真是气死我了。”

早知道她会破口大骂,所以沈云雾提前订了个包厢,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她就算骂得再大声也不会被听到。

相比起周双双的愤怒,沈云雾就显得平静多了。

不过平静归平静,这一桌子的菜,她是一口都没动过,只静静地喝着那已经泡到看不出什么颜色的茶水。

见周双双生气,她还劝:“别气了,东西砸了我们还要赔。”

“哦,对。”周双双赶紧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但是转念一想,又绕到沈云雾面前,摇晃她的肩膀:“沈云雾,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能这么冷静,淡定?他都这样对你了耶!”

沈云雾被她晃得头晕,只好放下手中的杯子,“那我要怎么办?一哭二闹三上吊?让他和楚楚,还有所有人都看我沈家的笑话吗?”

她停顿了下,摇头:“况且我和他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分开的时候,也要体面。”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